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股权转让 >> 公司股权转让常识 >> 文章正文
本案“股东”内部转让份额行为是否有效 刘昌海 姜丽娜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本案“股东”内部转让份额行为是否有效 刘昌海 姜丽娜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7
 

本案“股东”内部转让份额行为是否有效 刘昌海 姜丽娜
 
 

作者:[ 刘昌海 姜丽娜 ] 来源:[ 中国法院网 ] 添加时间:[ 2006-11-13 21:36:31 ] 浏览次数:[ 487 ]
 

 


    [案情]:
    2002年6月11日泗阳县第三医院(下称三院)按照股份制的形式实行产权置换,改制后的三院未办理工商注册登记。2002年12月15日,32名股东一致同意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制定了三院章程。章程中对股金转让规定内部可以自由转让,对增加新股东未作规定。三院根据该章程选举产生了董事会,董事长由戈瑞庭担任。后又加入2名股东,共有34名股东,李红专、刘学广均为该院股东之一。2003年2月17日经股东大会通过,刘学广收购了原股东中21位股东的股金,个人控股超过51%。2003年3月4日戈瑞庭与刘学广签订了“三院转股协议书”。明确刘学广因控股超过50%成为当然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此次转股后,股东人数为13人。转股后,刘学广聘请吴正江为该院院长,聘请蔡登素为该院顾问。2003年4月21日刘学广召开股东会议,议题是内部如何扩股。三位第三人分别于2003年5月19日、5月23日交纳股金。2004年5月22日刘学广主持召开“(扩股后)第一次股东大会”,参加会议人员14人(其中包括李红专),2人缺席,12人在会议记录上签名,该会目的第一项主要是新入股股东与各股东见见面谈一谈。2003年6月2日刘学广转给吴正江股金99000元、蔡登素股金96000元、陈孚建股金20000元。2003年6月11日刘学广主持召开股东大会,通报了转股情况,并一致通过2003年6月16日召开股东大会选举董事会和监事会。2003年6月16日下午3点,吴正江主持召开股东大会选举新一届董事和监事,会议记录记载:14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李红专),2人缺席(其中王岩松后注明“弃权”)。会议选举了新一届三院董事和监事会主席。李红专落选,中途和另一股东俞富香离开会场。参加会议人员除该二人外均在会议记录上签名。

    [裁判要点]:

    泗阳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刘学广作为出资最多的股东召集和主持首次股东会,在这次会议上既未选出董事会,也未产生新的董事长,致以后历次会议的召开均违背了该院章程所规定的程序,因而刘学广将股份转让给第三人属无效行为。

    泗阳人民法院再审认为:三院改制后仍然使用原单位名称,但未办理工商注册登记,未领取营业执照, 34名出资人之间共同经营三院,他们的关系应视为合伙关系,所制定的公司章程可视为合伙人之间的合伙协议,对出资人均具有约束力。2003年4月21日刘学广主持召开合伙人会议决定扩股,有7名合伙人签名同意,该7名合伙人的出资额已超过总出资额的三分之二,符合合伙协议的约定,三名第三人的入伙行为有效。2003年6月2日刘学广转股的行为属于合伙人内部转让出资,也符合协议的约定,该转让行为有效。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原审判决应予撤销。于是裁定驳回李红专的诉讼请求。

    李红专不服,提出上诉。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对本案应适用《民法通则》关于个人合伙的相关规定,但因合伙协议(章程)中并无入伙的规定,故应根据民法通则相关规定即入伙应经全体合伙人同意,而2003年4月21日召开的股东会议对入伙并未形成一致意见,且还有人员缺席,因而,不能就此认定第三人入伙经过全体合伙人同意。但此后第三人陆续参加了股东会的一系列活动,李红专及其他股东均未表示反对,应视为已经许可第三人入伙,第三人入伙行为有效。再审中依据2003年4月21日“股东会议情况”认定第三人入伙有效依据错误,但认定股金转让行为有效并驳回李红专诉讼请求正确,再审判决结果应予维持。

    [评析]

    本案是一起事业单位改制过程中发生的纠纷,属于政策性改制,目前未出台相关法律对改制过程中出现的不规范行为进行规制,导致在审判实践中司法尺度不一。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1.适用法律问题;2.被告与第三人之间转股是否有效。

    一、法律适用问题。

    一审法院原审和再审及二审之所以做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关键亦在于认定此起纠纷的法律关系性质存在差异。一审法院原审认为此纠纷应为商事纠纷于是适用《公司法》来定案,而再审和二审认为属于民事纠纷应适用《民法通则》中合伙相关规定来处理。

    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公司是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的有限公司和股份公司,两者均是企业法人。具备公司法规定的成立要件的,依法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登记后取得法人资格,从登记之日起公司亦成立。从本案看,虽然泗阳县第三人民医院在产权置换中的资本构成、组织机构、运作方式等均参照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关于有限责任公司的相关规定操作,也符合有限公司的成立要件,但其没有办理工商注册登记,未领取营业执照,因而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有限责任公司、亦非企业法人,而是一种个人合伙。因此,本案不能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应适用《民法通则》中合伙的有关规定。34名出资人之间的关系应视为合伙关系。故以后所发生的纠纷应按照合伙的相关规定处理。32名出资人一致同意制定的公司章程约定了出资人之间的权利义务,该章程亦应视为32名出资人之间的合伙协议,对32名出资人及后加入的2名合伙人均具有约束力。

    二、转股效力问题、

    合伙人身份对转股是否有效有直接影响,若具备,根据章程规定合伙人之间可以自由转让,则该转股有效;若不具备,根据《民法通则》解释,合伙人之间转让份额需取得全体合伙人同意才能有效,

    首先,分析本案中第三人是否具备合伙人身份。根据上述阐述明确了本案应适用“个人合伙”规定,那么第三人是否具备合伙人身份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0条规定,在合伙经营过程中增加合伙人,书面协议有约定的,按照协议处理,书面协议没有约定的,须经全体合伙人同意,未经全体合伙人同意的,应认定入伙无效。在本案中,因章程未对增加股东(入伙)做出规定,故认定第三人入伙应判定是否经过全体合伙人同意。

    本案中,2003年4月21日刘学广主持召开合伙人会议讨论如何扩股问题,此次内部扩股并不涉及第三人入股问题。且还有人员缺席,不能就此认定第三人入伙经过了全体合伙人同意。因此,此次会议情况无法证实第三人取得了股东身份。故再审依据此会议情况来认定第三人具有合伙人身份是错误的。但后来,第三人蔡登素、吴正江向三院交纳了股金,第三人陈孚建的风险金也转为了股金。虽然无充分证据证实三院收取第三人股金经过了全体合伙人研究同意,但同年5月22日召开的股东大会的目的之一就是“新入股股东与股东见见面”,第三人和李红专均参加了会议,包括李红专在内的股东对第三人入股未提出异议,后召开的两次股东大会,明确通报了转股情况,第三人和李红专均参加,全体股东未提出异议。上述事实可以证实包括李红专在内的股东对第三人入股是明知的,其并未对此提出异议,可以认定全体股东已经认可了第三人入伙,第三人至此已经具备了合伙人身份。

    综上,既然第三人已经具备合伙人身份,根据合伙协议(即章程)第十条的规定,股东出资可以在股东之间相互转让部分或全部出资。因此,2003年6月2日刘学广转给吴正江股金99000元、蔡登素股金96000元、陈孚建股金20000元,属于合伙人内部转让部分出资,并不违反章程的规定,应认定有效。

                                                                 (作者单位: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武汉律师,法律、行政法..
·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出资不..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能否..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 ..
·如何确认股东身份
·资产收购合同 参考文本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韩..
·中外合作经营合同书 :..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 ..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联盟网站 | 管理登录